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○东方妖妖梦 ~ Perfect Cherry Blossom.


后记 上海爱丽丝通信 vol.3


 

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长 ZUN
2003/08/17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由于有稍许剧透,所以尚未通关的人,可读也可不读。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另外,有强烈的剧透的部分,分开放在了角色设定.txt中。
那边仅限于已经通关或放弃通关,或者根本不在乎的人阅读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■0.附赠的后记的目录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■1.附赠的后记
■2.里音乐评论
■3.Extra Story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■1.附赠的后记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各位初次见面,我是ZUN。如果不是初次见面的人,那就各位不是初次见面我是ZUN。终于是第7作了。

妖妖梦,是一个很傻的游戏。因为玩家增多了,本可以做成一个服务精神更加旺盛的游戏,但是内容还是一成不变……。
敌人的攻击,也是仿佛会引起眩晕的弹幕、想要攻略就必须模式化的高难易度模式、不想让人通过普通的努力过关的符卡。

不用说这都是故意的(笑)。同人游戏,我希望它不要像最近的游戏那样成为以玩家为中心的游戏,而是像过去的游戏一样,是开发者的任性创作的游戏。作为玩家我也这样想。

可以随意地表现自己喜欢的事物。这才是同人(或者是自由)的优点。如果只想制作一个商业的缩小复制版,那我还是去玩商业游戏好了。



那么这个游戏,基本上是以Normal难度不续关通关为目标,这个难度是比较低的。如果这样也无法通关的人,或者是基本没玩过STG的人,推荐先去玩Easy。

这次,由于即使Easy不续命通关也能达成Good Ending,所以可以舒服地睡一觉了(笑)

什么东西根据不同的人目标值(极限值)都是不同的。尤其是在STG中这种差距可能更显著。实际上,能够通关红魔乡的EXTRA的人占整体的几分之几呢?真是在意。

如果能够通关前作的EXTRA,这次应该也能毫无问题地通关吧。不如说可能过于简单了。
(这种人的话,能够初玩这个游戏的Normal就能不续命通关的人应该会比较多……)

这样的人,请务必以更高的难易度为目标进行努力。这样应该就可以见到这个游戏的真实面目了(笑)

幸运的是,由于PC游戏更容易公布Replay,所以一边看着高端玩法一边享受茶香,这种享受方法也是可行的。

最佳的享受方法是,大家拥有的目标都不一样,各自设定自己的目标,为了达成目标而努力。目标以上的事,就看那些等级更高的人的努力的结晶来享受。这个,是否也是STG独有的享受方式呢?

(但是有点过于简单了?哎呀,这就是我能看到的极限了(汗))

---------

—— 蓬莱之音能够妨碍妖魔之眠吗

顺便这次的音乐怎么样呢?
我的目标是又激烈又苦闷,而且又有点异域风情的曲子。
但是,我每次说的都是这些。每首曲子都是令人突然疲惫的快节奏的曲子,根本不会让人治愈。不过,原本STG游戏就不让人治愈(笑)

这次,我以要是能体现出稍许成人的氛围就好了的感觉进行了作曲。和红魔乡相比,感觉曲子面向的年龄范围增加了1岁左右。由于我长了一岁,玩过红魔乡的玩家,恐怕也长了1岁以上……。

尽管如此,每次创作西洋风的曲子的时候,总能感受到一种东洋风的氛围 ,但这次彻底创作了东洋风的曲子,却总感觉能感受到一种异国风情。

无法按自己已经决定好的构想来创作,也是我不专业的证据呢(^^;


和洋折衷,就这样……

---------

——那樱花再也没有盛开过

说起来,妖妖梦。其中可能有一些难以理解的内容。由于不是游戏独创的用语,游戏中可能会有一些没有详细说明的用语。

只不过,如果仅仅是很难的词语的话只要查一下词典、在网上搜一下就能明白,所以没什么问题,但在这里面「比喻」等等非常多,所以内容可能「对于不知道的人来说,连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也不知道」。

尤其是有很多场面都将弹幕比喻成某种东西(或是现象),由于非常抽象,可能大部分都不能被理解……
(其实东方的玩家的妄想力都特别高,所以会过于明白各种事情也说不定(^^;)

不过,故事本身是非常单纯的,无论是谁都能享受。
(但是这个内容能否被人接受是另外一回事)

---------

—— 弹幕结界 ~ Border of Shooting Games

妖妖梦在开发上花了太长时间。尽管其中体验版的支援比较多,实际上花费的时间没有那么长……

还是编程的时候最轻松呢。由于不需要太多感性,很少会有预测与结果相异的事情,所以全都在预定调和之上。
和那个比起来,音乐和画就……(--;

不说那些,很多时候一回神酒精量就已经增加得很多了呢。妖妖梦的90%是由酒精构成的(每次都是)
虽然有东方中的角色喝酒的场面,但是未成年人喝酒会受到处罚,是由于当今的日本的法律。在幻想乡,并没有那样的法律,所以没什么问题。
(在当今的日本,未成年的饮酒是依法禁止的,未成年人的各位请勿模仿……)

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,所以也看起来非常危险。但是实际上是和平到了不需要法律的地步。(虽然妖怪会吃人类 :-b)

---------

—— 下次是

虽然还想继续创作相同的东西,但是世间会允许我这样做吗。
每次都是这种东西,还真是单调。如果被这样说,我只能回答您说的太对了(^^;因为我就是想要创作相同的东西。

(不过,如果是从过去一直在玩的人应该是知道这种事的,但对于从红魔乡开始玩的人来说有些不安……)

实际上,交换一下故事和数据,加上少许改良点再持续地创作相同的东西,这可能才是我的真心话。不被眼前的崭新事物诱惑,持续做同一种事情,有时也能到达谁也没见过的新世界。所谓欲速则不达。

总而言之,如果可以的话今后也请多多关照m(__)m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■2.里音乐评论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音乐在为其命名曲名之后,才会首次作为曲子被人们所认识。
如果没有名字,可能只不过是偶然的声音的调和而已。
因此,写一下关于曲名的自我评论(补充)。


  1.妖妖梦 ~ Snow or Cherry Petal
    因为是标题曲,所以平静一些。
    落在幻想乡中的,是雪还是樱。
    这是饱含着我这种想法的曲名。

  2.无何有之乡 ~ Deep Mountain
    无何有之乡(むかうのきょう)。
    一言以蔽之,远离人类村落的深山(笑)

  3.Crystallize Silver
    银白色的雪的结晶的景象。
    绝不是银子的结晶。

  4.远野幻想物语
    说起日本的深山,就会让人联想起柳田翁。
    有点学术,有点灵异,这种程度刚刚好。

  5.凋叶棕(withered leaf)
    也就是枯叶色。与其说是冬天不如说是秋天。
    对我来说猫有着秋天的印象。
    无法度过条件艰苦的冬天和夏天,春天的生机勃勃也不符合猫。
    大概是这种感觉。

  6.布加勒斯特的人偶师
    爱丽丝拥有来自各地的人偶。
    其实我还想让土偶和兵马俑登场来着。

  7.人偶裁判 ~ 玩弄人形的少女
    如果在森林深处之类的地方发现被丢弃的破损的人偶,不禁会毛骨悚然。
    或许,正因为那是人偶呢。
    即使在森林深处发现被丢弃的破损的人类,也不会毛骨悚然。毕竟只是普通的尸体遗弃而已,和人偶遗弃相比理由更容易捉摸。

  8.天空的花都
    在空中,趁着我们不注意的时候,形成了各种庭园或者都市、城堡、岛之类的事物。
    实际上在我们不了解的情况下,天空可能已经成为了饱和状态。
    飞机是不应该被允许随随便便升空的(←恐高症)

  9.幽灵乐团 ~ Phantom Ensemble
    幽灵合奏。
    顺便,骚灵和我们日本人所想的幽灵其实是不同的。
    在外国,属于最无聊的灵之一呢。虽然可以不用手足自由地演奏乐器,但并不是特雷门琴。
    而且,原本不用乐器也能演奏出声音,她们却使用乐器。
    这种无意义的成分越多,才是越美妙的。而且幽灵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。

  10.东方妖妖梦 ~ Ancient Temple
    古老的寺院。
    突然,令空气的温度变化的曲子。
    而且,因为这个是最有东方妖妖梦的感觉的曲子,所以是这个标题。

  11.广有射怪鸟事 ~ Till When?
    广有自不必说,指的是以怪鸟退治闻名的隐岐次郎左卫门广有。形象成谜的妖怪,因为是这种感觉所以是这种标题。
    Till When? 只是个冷笑话而已,不用在意(汗)

  12.Ultimate Truth
    究极的真实。也就是真理。
    也不是这么夸张的曲子……

  13.幽雅地绽放吧,墨染的樱花 ~ Border of Life
    日语的曲名很好懂,很不错。
    最为直白的曲名。
    没什么可说的。
    这也是,樱花的魅力吗……

  14.Border of Life
    生死之境。
    想要说明何为活着的事物,就需要死的事物。
    因此,不死的生物是不可能存在的。不活着就无法死,不死的生物不算活着。
    我认为生命的实际状态,就在于这厚度为0的生死之境。

  15.妖妖跋扈
    Yoo Yoo Bakko。
    从妖怪算起,一切妖物为所欲为的世界。
    在这里,即使是万物之灵长的人类,也只不过是普通的小动物而已。

  16.少女幻葬 ~ Necro-Fantasy
    根据地域、风土、宗教,人们创造了各种埋葬亡骸的方法。
    火葬、土葬、鸟葬,如今,就连宇宙葬都有了。
    我正盘算着在一生只有一次的遗书中,写上「请将我幻葬」,让我的后人困扰(别这么盘算)

  17.妖妖跋扈 ~ Who done it!
    Whodunit,Who done it。
    我对外语不熟所以不太清楚,其实Who did it? 才是正确的说法吧。
    突然在最后登场,其实是这家伙干的,怎么会有这种事,这样的感觉吧。

  18.Necro-Fantasia
    Necro-Fantasia 死亡幻想曲
    很好听的名字。
    活着的时候,无法体味死亡。
    死永远是生者的幻想。

  19.春风之梦
    春风只不过是让樱花散落的风而已。
    无论是睡觉时还是醒着的时候,都觉得春风很讨厌。

  20.樱花樱花 ~ Japanize Dream...
    樱花樱花是所有广为传唱的童谣中,我认为脱颖而出最有日本风的一首。
    但是,有一点比较在意的是,那首曲子的曲名是「樱花樱花」,还是「樱花」,还是根本无关的名字,记不起来了……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■3.Extra Story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里是博丽神社,幻想乡的边境。
樱花的模样,随着时间流逝,即将从原本的满开,变化为不合时令的绽放。
几乎每天连续的赏花,逐渐失去了新鲜感,就要变化为日常。

灵梦,领悟到了事情只要越接近日常,只要对生活越没有意义,它就是有风情的,这种道理。

---------

灵梦 「赏花虽好」

幽幽子「虽好?」

灵梦 「最近,亡灵增加了」
魔理沙「无论是赏花还是赏幽灵都腻了啊」

幽幽子「大家,还在沉迷于久违的显界(现世)啊。
    这是难得的观光」

魔理沙「真好啊,这个神社也有参拜者了。还是一大批。」
灵梦 「但是,谁也不投赛钱呢」

幽幽子「没有幽灵会相信神明的力量啦。
    参拜神社的也都是学生灵们的修学旅行吧」

灵梦 「果然还是应该袚除一下吗」

---------

人迹罕至的神社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灵们的观光景点。
就在这时,一位穿着不合时宜的服装的人类造访了神社。


咲夜 「原来在这种地方啊。亡灵的公主」
幽幽子「找我?一介女仆到这里找我干什么呢?」
魔理沙「在这种遍布幽灵的神社有人类在,真是太不合时宜了」

灵梦 「说“这种神社”还真是失礼!」

咲夜 「在你跑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赏花的时候,街上已经满是从冥界溢出来的幽灵了。
    不知为什么都跑到我家附近了,所以我来找你抱怨了」
幽幽子「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干就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来消磨时间的。
    我已经委托了冥府结界的修复」
魔理沙「那你为什么还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悠哉悠哉啊?
    小心回不去哦?」

灵梦 「什么叫莫名其妙的地方啊」

---------

然后,又有一人,前来拜访亡灵公主。
不,不是一人,说2分之1人可能更恰当一些。


妖梦 「幽幽子大人!
    又在这种莫七八喵的地……
    话说大事不好了」

灵梦 「你啊,似乎一直在偷听我们刚刚的对话吧」

妖梦 「??
    总之,明明已经拜托了那位修复结界,可她似乎还在睡觉」

幽幽子「那家伙,一到冬天就睡觉啊
    但是,我怎么感觉早就已经是春天了」
妖梦 「地面变成春天还是最近的事」

魔理沙「都是你们干的好事」

幽幽子「迟早会醒的吧
    每年不都这样吗」
妖梦 「光是起晚了还好」

人类三人「一点都不好」

妖梦 「只是,反而有个奇怪的家伙来冥界了

    那位,是什么来着? 手下? 使魔?
    那样的一个家伙,在胡作非为呢」

幽幽子「那种家伙,用你的刀刷刷地干掉不就得了?」

妖梦 「怎么可能,我怎么敢。

    我没法把一个自称是幽幽子大人的朋友的使者的家伙,直接砍翻啊」
  1. (注:妖梦本来想说莫名其妙(日语myou na) 结果却因为受到之前几个人所说的乱七八糟(日语hyon na)的影响,产生口误(日语myon na)。)


---------

灵梦 「那,就由我来惩罚一下?」
咲夜 「那,就由我来刷刷地」
魔理沙「刷刷地」

幽幽子「那么,就交给你们了」
妖梦 「真的好吗?
    朋友的使者哦?」
幽幽子「朋友的使者不是朋友」

灵梦 「如果大家都去冥界,那我也不用去了吧」
咲夜 「你在说什么啊,我也很忙的」
魔理沙「我倒是没关系,但要是代替大家去可打不起精神。
    这样,用猜拳决定怎么样?」

灵梦 「真老套呢」
咲夜 「真老套啊」

魔理沙「猜拳,谁没后出谁就去」

灵梦 「就那样吧」
咲夜 「就那样」

三人 「石头~剪子~……」

---------

三人来往于变得薄弱的与冥界的境界,不知为什么落到了维护冥界的秩序这种下场。
三人出门的时候,亡灵的公主也依然时而呆在这个莫七八喵的神社,时而不在,随心所欲地生活着。

幽幽子「还有,妖梦。
    那不是使魔,而是式神。
    虽然二者很相似。」

妖梦 「幽幽子大人怎么什么都不管呢?」

幽幽子「哎呀,我怎么记得庭院的扫除我已经全权交付给某个人了呢」

妖梦 「莫七八喵」


亡灵们并没有告诉这些人类,真正的灾难并不在于什么式神。真正的灾难,其实是一个忧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