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○东方文花帖 ~ Shoot the Bullet.

后记上海爱丽丝通信vol.7


上海爱丽丝幻乐团长ZUN
2005/12/30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■0.附赠的后记目录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■1.附赠的故事
■2.附赠的后记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■1.附赠的故事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――文花帖。
那是天狗记下新闻素材的不可思议的笔记本。

魔理沙「说起来,这段时间我捡到了本让我感觉很不爽的笔记本,也不知道是谁的东西」
灵梦「是吗,烧掉了?」
魔理沙「为什么要马上烧掉啊。然后,那本笔记本里密密麻麻地贴着照片,
每张还写着自言自语似的解说。很不爽吧?」
灵梦「不爽呢。然后烧掉了?」
魔理沙「啊啊烧掉了呀。在心里。
尽是些妖怪和弹幕的奇怪照片,『这张照片用不了』啦
『这张照片能当素材』啦,这么写到。
呐,很不爽吧?」

乌鸦在叫。差不多快日落了。
不是布谷鸟在叫真是太好了。

灵梦「然后,那本笔记本在哪了?」
魔理沙「因为感觉不爽正想带回去,我心里高兴地走着的时候,
不知为何已经不在手上了。
可恶,也许被乌鸦拿走了吧」
灵梦「那才是令人不爽的事啊。
烧的不是笔记本,而是你啊」


天狗和乌鸦在幻想乡能飞得最快。
在号外乱飞时,幻想乡的新闻记者射命丸文
为了收集素材寻找着妖怪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■1.附赠的后记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○创作游戏的进程

快到交稿的时候了。对这个游戏,我有一些想说的话。
所以抓紧时间在文花帖诞生之前,在这里向大家说明。

文花帖是一款弹幕摄影游戏,创作这个游戏的过程,其实是相当迂回曲折的。

创作红魔乡的时候,我曾做了一个“能够把弹幕的一部分切割下来,并取名”的版本。
那时我意识到,通过快速摄影(即抓拍)的方式拍到SC(Spell Card)实在是很有趣的一件事。
如果说有某种方法能够切割空间的话,那就是通过快速摄影的方式来实现抓拍。
这样,就可以把一张SC的一部分拍下来,象征性地收藏起来。
可是,我又不得不反复考虑的是,一开始就把这样的版本发布出去的话,这样真的好吗。

如果拍照能够给玩家带来乐趣的话,游戏就成功了。
在射击游戏中,本来就含有射击,弹幕,敌机,过关这样的要素,如果通过改动甚至破坏
这些约定俗成的部分,能给玩家带来新鲜感的话,那么游戏就成功了。
我想着想着,就把“拍摄弹幕”这个有意思的设定记录在了我的笔记本上

可是,为了实现这一设定,我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。
在紅魔郷完成之后,大约在3年前左右吧,我开始考虑“写符”这张SC,
就是一个让灵梦能够把弹幕封装起来的道具,我想过,也做过试验。

可是,这个道具不管如何构造,最终也无法脱离“只是一种特殊武器”这个设定,
看不到摄影的必然性,于是,我决定在机会成熟之前,把这一设定暂时封印起来。
说到“为什么成了特殊武器”,是因为“对游戏来说,这是一种不自然的道具设定”。
也就是说,作为一个独立的道具,硬是要把它加入到游戏里。


从那以后,过了2年,永夜抄完成,我也松了一口气。
我再次想起了这个设定。我决定采用一种间接的方式,就是:
“首先,要创造能摄影的一个角色以及相应的舞台,然后让那个角色作为游戏的主人公登场”。

这个角色就是天狗射命丸文,我让她在花映塚作了第一次登场,接下来,
我让她在老旧的新闻笔记中登场,引出了“摄影”这个设定。

就在决定着手做准备的时候,我遇到了一个偶然的契机。那就是东方的FanBook
「东方文花帖(一迅社)」。

其实,原本并不打算出FanBook的,原来只是想弄一个精选集。
说白了,是因为我觉得「采用这种形式,是可行的」。

于是,我对一迅社说出了我这个近乎无理的想法,(虽然具体负责分工的部门不同)
但是相关工作人员还是把要出版的精选集改成了FanBook,我把“拍摄弹幕”这个小小的愿望
铭记于心,同时完成了东方文花帖。

射命丸文使用数据分析相机(在外部世界已经完全被当作幻想般的道具)在东方世界里
寻找各种制造流言的话题,我觉得像这样有点夸张的设定果然很配得上天狗啊。
而且,也很配得上新闻记者这个头衔。

做了这么多的准备之后,这个以天狗为主角的弹幕摄影游戏终于带上了一点现实的味道。


但是,最好的方式其实是:把东方文花帖的CD作为迷你游戏收录起来。虽然我这么想过,
可是因为时间不够,所以只得放弃。于是,我借用了“文花帖”这个名字(感谢一迅社的善意授权),
文花帖这个游戏是我打游击战开发出来的。而且只用了1个月这么短的时间。
我觉得,它会成为一个好玩的弹幕摄影游戏。

(要做游戏的话)首先,把需要表现的特征想好了之后,从这种特征里可以衍生出许多别的特征来。
发现、挖掘到作为根基的特征之后,需要以它为中心,慢慢地把整个游戏分解。
如果在一开始就做出妥协的话,如果不经过考虑就把“摄影”这个设定做成某种道具、某种特殊武器的话,
文花帖是不会诞生的。
如果像这样一开始就妥协的话,一迅社的出版物最终也只是一本精选集之类的吧。

思考、设计一个游戏本身就是一场游戏。我愿意拼命地思考,追问到底,以便找出(问题的)症结、根源所在。

从那种小心谨慎的性格可以看得出,射命丸文和天狗们都是居心叵测的家伙呀。

哎呀,再不出发就来不及交稿了……
但愿我的红白色汽车也能像射命丸文一样快(小心超速~)


  1. 文花帖的主题是“谜一般的老旧笔记本”,“贴满照片的新闻笔记”